考古發掘出的動物遺存里藏著哪些秘密?

2018-10-26 16:28:39 來源:中工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苑淯穎 字號:T|T
摘要】近日,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在四川成都舉行,本次考古學大會是中國考古學界發現與研究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在我國考古學家的不斷努力下,很多古代遺跡得以重見天日,那么這些動物遺存又能告訴我們什么呢?

  近日,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在四川成都舉行,本次考古學大會是中國考古學界發現與研究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在我國考古學家的不斷努力下,很多古代遺跡得以重見天日,并且在這些遺跡中還出土了大量的人類遺骸、寶石、器皿、工具等,這其中還有大量的動物遺存。

  如果說遺骸、寶石、器皿、工具等能讓我們科學地復原遠古時期的歷史圖景,那么這些動物遺存又能告訴我們什么呢?

  為了解當時的經濟狀況開了一扇窗

  在中國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原主任袁靖看來,通過動物考古所了解到的家畜飼養狀況等信息,為了解當時的技術與經濟狀況打開了一扇窗。

  “通過對動物遺存的研究,我們可以了解不同地區、不同時間段的居民通過狩獵、飼養等方式獲取肉食資源的具體行為,探討各種家畜的種類、數量是否存在某種質或量的轉變過程。”袁靖說。

  袁靖介紹,通過動物考古學的研究發現,在獲取肉食資源上,新石器晚期,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主要是依靠豬和狗等家養動物,長江流域的文化以漁獵為主,同時也飼養少量的豬和狗;新石器時代末期,黃河流域的龍山文化依然以飼養家畜為主,但是家畜的種類新增加了黃牛和綿羊,長江流域的良渚文化以飼養家豬為主;到二里頭文化時期,黃河流域獲取肉食資源的方式與新石器時代末期相同,而長江流域又轉變為以漁獵為主,飼養少量的豬和狗。

  從家畜種類看,從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1500年期間,西遼河地區、黃河流域的家養動物逐步從狗和豬擴展至狗、豬、牛、羊。而長江中下游地區只見狗和豬。相比之下,北方地區的家養動物種類不但比南方地區豐富,而且在數量上也明顯占據多數。

  袁靖指出:“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當時以黃河流域為主的北方地區經濟狀況發展進程優于以長江流域為主的南方地區,為后來出現的中原中心格局埋下伏筆。”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飞极速